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灶里的火熊熊燃烧,声音美妙,每隔一小会儿还会有一声清脆爆响,不知道是不是和松树有关。
烟中带着松香,淡时好闻,浓时呛人。
槐序已经陆续将一些东西买了回来,比如香料和需要腌制的肉类,他似乎对此兴致十足。如果不是郑芷蓝说明天早上的蔬菜更新鲜并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致赞同,他恐怕也已经跑去买回来了。
只郑芷蓝一个人是拦不住他的。
也不知道为哪般。
“喏!”
一只抓满车厘子的手伸到了周离面前。
周离抬头一看,见到的是一脸得意的槐序,他还冲着他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快点接过去,不要客气。
“什么?”
“恩桃儿!”
“我当然知道……不对这叫车厘子,不对我的意思是这是哪来的。”
“超市里来的。”槐序老实答道,不忘解释,“但这个不是我偷的,是他自己放在那里,免费送给别人吃的,就这么多了,我全抓来了,你快尝尝甜不甜。”
“试吃的。”
“哦对,就是试吃的。”
“那你这样也不对。”周离从他手中捏起一颗,放进嘴里。
“有什么不对的,反正都是免费给人吃,给你们吃还不是一样的?”槐序不解,但很快他就将这无所谓的细节抛之脑后了,一眨不眨的盯着周离,“好不好吃?”
“emmm……”
周离还在咀嚼,他目光往上,和槐序的眼睛对视,厨房里的白炽灯晃荡,又不断有油烟升起,恍然间他仿佛回到了一年半之前——离高考只有一个来月了,却正是樱桃成熟之际,他在操场上,一个人,面前这只妖怪揣着满满一兜的樱桃来到他身边,也是这么递给他,问他好不好吃。
那次的樱桃真不好吃。
周离还记得很清楚。
这次就不一样了,毕竟是人家超市用来给顾客免费品尝的,没有点底气也不敢这样做。
“嗯?”槐序催促。
“好吃。”周离缓过神来。
“和小恩桃儿比怎么样?”
“口感不一样。”
老害
“还有这么多呢。”槐序又催促。
“好。”周离又从他手上捏起两颗,然后说,“拿给他们也尝一尝吧,说起来,这应该算是外国版的樱桃。”
“大家都尝尝,快点拿快点拿,拿完我好再去……”槐序不断催促,“虽然这个没有了,但还有其他也是免费送的东西。”
夜半燃情:鬼夫缠上身
“不用急。”周离说。
“等下被别人拿完了!”槐序严肃道,“我看了看,拿的人可多,还有些年轻小伙小姑娘,吃了一次绕一圈又回去吃,不要脸。”
“……这种是试吃的,意思是逛超市的人吃着如果觉得好吃,就可以买更多。”周离组织了下语言,试图和他解释,“所以你还是别去拿了,我们又没有在逛超市。”
“听不懂。”老妖怪镇定道。
“你是不想听吧……”周离无语。
“我是古代人。”
我们的青涩懵懂 李子翊
“……”
这不仅是现代人和古代人之间的代沟,也是不同道德水平导致的沟通障碍。
不过看到楠哥和郑芷蓝尝过之后都说好,郑芷蓝还小声问起这个树可不可以买来种,似乎挺喜欢吃这个的样子,周离也就不多说了,只摸出手机百度了下,然后揉揉眼睛说:“车厘子喜欢温暖和日照时间充足的地方,这里日照时间倒是充足,但是冬天好像有点冷……”
周离顿了下,又看到了下一条:“不过汶川好像盛产车厘子,汶川都能产的话,这里应该也能种吧,汶川冬天应该更冷才对。”
小郑姑娘点点头,哦了一声,准备什么时候下山打听一下在哪能买到这个树。
槐序也点点头,哦了一声,准备等会儿就用手机查一下汶川在哪里。
周离见势不对,刚想说两句什么,销完手中车厘子的槐序又蓬然一声消失了,随即一直在他帽子中睡觉的团子迷迷糊糊的钻了出来,问道:“周泥你们在吃什喵……团子大人也要尝尝!”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周离便把槐序的事忘掉了。
等槐序再次出现,手中已多了一把冷吃牛肉,依然第一时间拿给他吃,然后挨着分给其他人。
接着是地瓜干、葡萄干、炸小鱼……
还没开饭,周离感觉自己已经吃了个半饱。
饭桌上。
灯光依旧昏暗,影子摇晃,门板透风,透进来的风带着浸入骨髓的寒。堂屋中间放着一个火盆,里面是郑芷蓝自制的木炭,风一吹有火星乱飞。
“明天山下逢场,我们下山赶场吧?”郑芷蓝悄悄看向众人,“顺便看有没有什么要买的。”
“好啊!”楠哥瞬间答应下来。
“山下有个镇很热闹呢。”周离小声说,他知道郑芷蓝指的是与鸣啾山相反的方向,他和槐序也从这个方向上过山。
“去镇上也可以。”郑芷蓝说。
“同意!”槐序说,“买个烤鸭回来吃!”
“我也同意。”周离说。
“团子大人也同意!”团子脆生生道。
“一群沙雕。”楠哥说。
“……”周离顿了下,忽的又抬起头,“山上比城里冷多了,风还大,小圆和老灰住树洞里不会冷吗?”
“他们有毛喔!”团子当先回答。
“哪用得着你来操心!”槐序翻了个白眼,“他们动手能力比你强,虽然没我聪明,但也不傻,他们想住什么样的条件不知道自己动手改造吗?”
“我也问过他们,他们说不冷。”小郑姑娘说,“他们倒是问我借了一些棉花。”
“那就好。”
周离不说话了,只抬头瞄了眼吊着的灯,准备明天就把这个灯的事给解决了——虽然郑芷蓝视力是不好,但这个灯也着实太不行了,哪怕换一个同样的新的白炽灯,都会比现在亮得多。
次日清晨。
山上的雾格外的大,甚至面前的地上都有肉眼可见的浓雾在飘走,让人感觉仿佛是在天上。
一阵清脆的马铃声打破了山间的寂静。
一行人已经下山准备赶集了。
大黄走在最前边,依然担任护卫之责。
楠哥和团子随后。
周离有点冷,便将一只手揣在兜里,缩着脖子戴着兜帽,另一只手牵着马。郑芷蓝坐在马上,身子很稳。
楠哥已经换回了自己的裤子,她倒是穿得厚,一点不觉冷,蹦蹦跳跳的走在前头,忽又回头对他们说道:“这番场景,倒是让俺老猪又忆起了嫦娥仙子。”
郑芷蓝听不懂,微微俯身,小声问周离:“楠哥在说什么?”
“发神经而已。”
“原来如此。”
“你的头发都湿了。”
“没关系的。”
“你该戴个帽子。”
“哦……”
周离抿抿嘴看向前头,楠哥跳得最欢,头顶偏偏又有一根露水接收器,也早已湿了,此时用手拨一拨怕是会有细小的水珠儿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