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陛下,很抱歉,我不会原谅。”卓杨说:“我们中国人讲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这也是我的行为准则。”
鬼才纵横 天外飞人
寻秦 黄
“克瑞斯汀,你的意思呢?”亲王转而问向蔻蔻。
“在这件事情上,我和卓杨的意见完全一致,卓家和哈布斯堡家族也共同支持我们的决定。”
“唉——,克瑞斯汀,我真的很怀念格里马尔迪家族与哈布斯堡亲密无间的那段日子,尤其与你们约瑟夫一脉之间的亲情。”亲王又岔开话题,开始怀古伤今。
“昔日格里马尔迪家族深受先皇大恩,家族先祖曾立下铁卷重誓——永远效忠弗朗茨·约瑟夫二世皇帝陛下及其后人。对此,我们这些后人用不敢忘,这是格里马尔迪的家族誓言。”
“亲王,我们约瑟夫一家非常感恩格里马尔迪家族和您一直以来的照拂,约瑟夫一系和哈布斯堡是知恩图报的人,我们不会忘记这百年来的恩情。”
“话虽如此说,可现在……你们要置埃尔居勒于死地。”亲王摊了摊手。
“亲王,恩怨分明同样是哈布斯堡千百年来的传统。我和卓杨,我们夫妻与埃尔居勒的私怨与格里马尔迪家族、与哈布斯堡无关。亲王,战争不是我们引起的,所以战争何时结束,必须我们说了算。”
卓杨当即想给蔻蔻鼓掌叫好。国难思良将,家贫思贤……嗯……老婆威武。
反观亲王就很挠头,这对儿夫妻年纪轻轻却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这后浪非得把前浪拍死吗?
“卓杨,克瑞斯汀,事情是夏尔马干的,不是埃尔居勒指使,这一点你们很清楚。”
“可夏尔马是职务行为,他是王储侍卫长。埃尔居勒事先的默许,事后的包庇,他都脱不了干系。”卓杨说:“正是埃尔居勒恣意纵容,才最终发生了两年多以前的事情。亲王,我需要一个公平,夏尔马他……不够资格。”
“埃尔居勒被罢免了摩纳哥俱乐部主席,球队也卖掉了,他付出了代价。”
“亲王,我很尊重您。”卓杨说:“我付出的是险些失去生命的代价,而且损失了人生中最美好的两年时间。”别说一些吃了灯草的轻巧话,别让我不尊重你。
蔻蔻的眼圈红了,面带怒容,她没有卓杨善于掩饰。
亲王有些尴尬,而且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我同意改立雅克为摩纳哥王储,立加布里埃拉为第二顺位继承人。埃尔居勒会辞去王储之位,而且永远失去顺位,卓杨,放过他吧,让他作为一个废人活下去。”
踏平巅峰 懒人
在一旁作陪的夏琳王妃眼圈红了,嘴角不由自主轻颤。雅克王子和加布里埃拉公主是她的龙凤胎儿女,作为母亲夏琳别无所求,只想让儿女得到应该得到的一切。今天是顽固的丈夫第一次明确表达了易储的决定。
当然得换储,亲王和卓杨对此都心知肚明。
抛开适不适合的问题,卓杨绝不允许一个与自己有生死大仇的埃尔居勒有朝一日成为摩纳哥国王,废物也有三两屁,一旦让他掌握大权,鬼知道他会出什么幺蛾子,卓杨会给自己留下后患吗?
不废储,埃尔居勒也绝对活不到他登基的那一天。关于这一点,卓杨相信亲王很清楚,亲王知道卓杨知道自己清楚。
有种别换,算你头铁。
“亲王,坦诚讲,我和克瑞斯汀的确非常喜欢雅克王子和加布里埃拉公主二位殿下,他们是那么可爱。我们夫妻也十分尊重王妃,如同尊重陛下您。”
“但更坦诚一点讲,摩纳哥王储更替与我们无关,我们也没有兴趣和意图干涉摩纳哥的国本。一直以来,我只想为发生的一切讨回一个公道,其他事情,亲王还请自便。”
“卓杨,埃尔居勒失去了一切,他什么都没了。可你还好好活着,昨天还踢了一场完美的比赛,这些难道不够吗?卓杨,体现出你的宽容吧。”
卓杨沉默了片刻,他感觉亲王在装糊涂,很不上道。
实际上亲王只要答应易储,卓杨的目的就达到了,埃尔居勒已经完全成为了废物,他的死活卓杨不再关心。自己这么大的角,非得和一个废物死磕,未免太掉价。
老爸老妈、岳父岳母,甚至其他方方面面的人,都劝过卓杨饶过埃尔居勒,毕竟真凶是夏尔马。可饶过归饶过,却不能这么便宜,否则卓杨也真不介意顺手干掉一条狗。
—————
说白了,就是要看亲王愿意为‘犬子’付出到少买命钱。
穿越攔截者
“亲王,埃尔居勒曾很多年在上流社会诋毁我妻子的名声,而且从2010年开始主使了失败的朝圣路袭击后,我们夫妻就一直身陷危险而没有察觉。”
“一直到伦敦发生的事情,我的妻子,我的家人,为此经受了何等的伤心欲绝。亲王,话不能说得太轻巧。”
“亲王,你既然要亲自接下我们和埃尔居勒的私人恩怨,那您就给个说法。”
“如果没有诚意,请恕我们先行告辞。”卓杨和蔻蔻一起从沙发上起身。
“且慢,等一等。唉——”亲王长叹。“我愿意为埃尔居勒的过错付出合适的赔偿,再谈谈吧。卓杨,提出你的要求。”
哼,再给我装呀?还治不了你。卓杨心说。
有些事情不适合大人物亲自讨价还价,有失体面,卓杨和亲王只是商谈了大致框架后,便该由各自底下人进行细节谈判了。
恢复了宾主相欢后,卓杨和蔻蔻在亲王与王妃的盛情邀请下一起共进了晚餐,当然,还有可爱的雅克和加布里埃拉。
摩纳哥街灯璀璨,宛如镶嵌在地中海边的一颗明珠。
在这霓虹斑斓的灯火里,蔻蔻对卓杨说:“我感觉……咱俩都好虚伪。”
“是呀,虚伪得直起鸡皮疙瘩。”
“要钱就要钱,却一直演来演去,咦——”
“想吐……”
两人四目相对,眼神里都是嫌弃,然后异口同声说:“坏蛋,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
一个月后,摩纳哥大公国昭告各国政府和众王室与传统贵族家族,王子埃尔居勒·安德烈·路易·皮埃尔·格里马尔迪,因身体原因辞去大公国王储,并不再成为继承顺位。
任命王妃夏琳·维斯托克所生长子雅克王子为大公国王储,王妃长女加布里埃拉公主为第二顺位继承人。举国放假一天,为之贺。
天本无道 苁蓉
三天后,已经被拘押一年多的夏尔马因‘病’死亡,中国方面把他烧了装进盒子里,等待家属来领取,没有的话就随便埋了。
被判了无期徒刑的布鲁斯·图图,估计还要等一段时间也会因‘病’。
又一个星期后,一直被哈布斯堡控制的线人、击剑教练盖德·施莫林因为浴室漏电,意外身亡。
随后哈布斯堡家族与格里马尔迪家族开始恢复正常关系,摩纳哥也与中国恢复了正常金融往来。
摩纳哥财团宣布对卓杨和蔻蔻控股的‘左岸餐饮集团公司’无债权融资36亿美元。
实际上就是赔偿,但这样说会体面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