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炼棺材?是炼制金棺吗?”
苏云正在张望,四周的仙人纷纷逃窜。
这里是三圣皇传道之地,三圣皇在此传道,因此附近有着极为辉煌的人族文明,城市林立,仙人颇多。
一尊尊旧神乘船而来,手中提着鸟笼,鸟笼高约三五丈,笼顶拴着锁链,远远见到仙人,便将鸟笼祭起!
那鸟笼乃是用旧神符文炼制而成,光芒大作,将未曾来得及逃走的仙人罩住。
倘若没有罩住,鸟笼中便会有被锁链捆住的仙人飞出,将那些逃走的仙人擒拿,拖入笼中。
那些船上也有一个个大囚笼,许多仙人被关押在里面。一船又一船的仙人被送往炼棺材之地。
这种船被称作鸟笼船。
一时间,附近城市中的仙人一片大乱,纷纷出逃藏匿。
一艘艘鸟笼船出没,横冲直撞,出没于仙人的城市中,旧神催动宝物,四处捕捉。
苏云有青铜符节在,修为实力也远比这些仙人强大,因此可以轻易避开旧神们的捕捉。
青铜符节乃是帝混沌的指节炼制而成,号称速度天下第一,只有少数圣王级的旧神可以凭借强大的神通克制符节的速度。
不过,圣王高高在上,往往是统辖一片星域的主宰,而且大部分圣王都被邀请去炼制金棺,哪里有时间抓壮丁?
“而今的仙人高高在上,却没想到当年会是如此凄惨。”
苏云心中感慨,突然,鸟笼船遭遇突袭,许多仙人杀出,劫掠鸟笼船,其中一位仙人的实力异常强大,竟然斩杀一位镇守鸟笼船的旧神!
“铁昆仑!是铁昆仑来救我们了!”船上被囚禁的仙人大喜。
苏云远远望去,心中微动,向莹莹道:“那个叫铁昆仑的人,好像出现在四十九重天劫中,第一仙人的天劫中有他!”
莹莹待看清铁昆仑面容,只见此人身躯魁梧,相貌堂堂,天生便有一种领袖的气魄。
她连忙取出自己的图画,图画上记载的是四九天劫中出现的十五尊帝级存在,的确有铁昆仑!
铁昆仑在十五尊大帝中位列五位。
“的确是他!”
莹莹对比一番,惊讶道:“难道他是第一仙界的仙帝?”
苏云遥遥看去,只见铁昆仑的修为实力已经直追圣王,他的神通颇为不凡,大开大合,虽然没有后世那般精妙,但气魄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一仙界时期,仙人被奴役,第一仙界的帝是帝倏。铁昆仑应该是在第一仙界时期,将道法神通推演到道境九重天的境界,因此留下了关于他的烙印。”
苏云猜测道,“他可能是第一仙界的第一仙人。”
莹莹不解道:“为何没有关于他的传说留下?”
苏云思索道:“他应该没有活到第二仙界,后面的仙界也没有他。这些仙界毁于劫灰之中,一切都被劫灰所淹没,所以没有关于他的传说留存。”
远处,铁昆仑身边,追随他的仙人越来越多,终于将一尊尊旧神杀得落荒而逃。其中几个旧神正是逃向苏云这边,不由分说便将鸟笼祭起,打算把苏云连同符节一起收入鸟笼。
“当!”
那些飞来的鸟笼纷纷撞在无形的墙壁上,各自炸开,苏云四周,一口无形的大钟缓缓显形。鸟笼破碎形成的火光将这口钟描绘出来。
远处的铁昆仑听到钟声,连忙张望过来,待看到火光中的大钟,不由惊疑不定。
旧神们知道自己踢到了硬石头,急忙绕开苏云,逃窜而去。
铁昆仑解救了船上被囚的仙人,朗声道:“真神们欺我太甚,要我们为他们打造各种庙宇,炼制各种重宝,要我们去挖矿,去危险的地方为他们搜刮财富!我等不得不反!”
许多仙人纷纷叫道:“反了他!”
有人问道:“真神的实力是何等强大?我们不是对手,如何才能反?不如与伪神联手,伪神也被真神奴役镇压!”
忠犬變成貓
滅世魔甲 萬裏屠蘇
苏云和莹莹遥望,过了片刻,各自收回目光。
“他们说的伪神,指的应该是神魔。”
苏云推测道:“成年的神魔也被旧神镇压奴役,成年神魔的力量,不弱于真神,铁昆仑与他们联手的确可以成事。”
莹莹打断他的遐思,道:“士子,而今三圣皇已故,我们无法打开仙界之门。倘若被困在这里,岂不是说我们须得活过数千年万,才能回归第七仙界?”
苏云沉吟片刻,道:“我还有其他办法。第一个办法是寻到帝混沌之尸。帝混沌传授我混沌神通,我以此神通来打动他,说不定可以让他送我们回到第七仙界。”
莹莹眼睛一亮,笑道:“帝混沌是八座仙界的开辟者,他肯定有这个办法送我们回去。”
苏云道:“第二个办法,便是进入三圣皇陵。墓中有通道,也是三圣皇所留,可以通往其他仙界。就算找不到三圣皇,我们也可以前往第二仙界的三圣皇陵。然后,我们通过陵墓,一路回到第七仙界。”
—————
原乱 麟燃
莹莹连连点头。
苏云目光闪动,道:“第三个办法,便是前往第一仙界的紫府,通过紫府,呼唤紫府主人,请他出手将我们送回第七仙界。这个方法就比较难了,紫府主人与我们无亲无故,未必愿意帮助我们。”
他们正要控制符节飞去,突然一个声音道:“兄台!”
苏云顿下符节,莹莹连忙钻入苏云的灵界中躲避,只从灵界中探出一个小脑袋,好奇的张望。
唤住苏云的,正是那位铁昆仑。
那铁昆仑短短时间内便劝说数千仙人与他一起举事,这些仙人正在搬迁城市,护送人族离开这里。若是不迁徙,旧神的报复肯定会席卷此地,将这里的人们统统斩杀泄愤。
铁昆仑躬身,道:“兄台,冒昧了。我观兄台的修为实力,卓尔不凡,此次举事,反抗南帝暴政,功在千秋!兄台一身本领,不如与我们一起举事!”
青梅小娇妻:总裁要定你 公举和糖果
苏云摇头道:“我有其他事在身,不能随昆仑君一起举事。”
铁昆仑露出失望之色,突然道:“我在天劫中见过阁下和阁下的钟。”
重生之娛樂之光
苏云停步,惊讶道:“你见过我和我的钟?”
铁昆仑目光中充满了希冀,道:“模样不一样,但钟内蕴藏的道法神通,肯定没错。兄台,真神得位不正,谋害帝混沌得位,帝倏更是暴君,兄台也是有大能为的人,何不一起举事成就一番事业?”
苏云却在想另一件事,让莹莹取出邪帝、帝丰等人的画像,展示给铁昆仑看,问道:“你在天劫中见过我,那么你见过他们吗?”
铁昆仑震惊万分,道:“见过他们。兄台,这几位存在何在?若是有他们出手相助,大业可期!”
冥界轮回
苏云脑中轰然,喃喃道:“轮回环,轮回环……不是我进入轮回环中,而是八个仙界都在轮回环中,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诸帝的烙印为何会出现在过去……”
铁昆仑听得莫名其妙,正欲询问,突然青铜符节消失!
过了不久,苏云和莹莹进入三圣皇的棺椁。
然而让两人面色凝重的是,这口棺椁并没有通往第二仙界,而是通往仙界之门!
但是没有三圣皇的帮助,他们无法打开仙界之门!
“去见帝混沌之尸!”苏云当机立断,催动青铜符节而去。
仙界混沌海,苏云远远看到一尊万万里的巨神端坐在混沌海的上空,大大小小的群星从其观想之中不断诞生,形成壮阔的星河,向外扩张。
苏云立刻抽身而去。
那是巅峰时期的帝倏!
帝倏亲自镇压帝混沌的尸身,在这尊旧神大帝巅峰灵力面前,任何人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苏云面色阴沉下来,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条路,那就是前往钟山紫府,求见紫府主人。
不久之后,青铜符节驶入钟山烛龙的眼眸中,这烛龙眼中却无紫府,而在烛龙的大脑的位置却有一团紫气漂浮。
苏云站在符节之中,驶入这团紫气,行驶了一段时间,前方云开雾散,一座紫府出现在他的面前。
伴随着这座紫府的出现,苏云脑后光晕之中,第一紫府消失。
苏云走入紫府之中,经过照壁,来到明堂,紫府中心是一团紫色气团。苏云躬身道:“道兄,我误入混沌大帝轮回环,进入第一仙界,无法回归第七仙界,而今束手无策,请道兄相助!”
逆问 倚梦江湖
莹莹从苏云的灵界中探出头,悄悄的看着这团紫气。
美漫之驅魔神探 壹萬金桃
两人屏气凝神,静静等候。
那团紫气毫无动静。
苏云皱眉,道:“道兄,我为了营救混沌大帝兢兢业业,出生入死,而今落难,道兄不施以援手吗?”
那团紫气依旧没有动静。
苏云怒道:“道兄,将来第七仙界时,你借我肉身,对抗帝丰。道兄神通广大,跳出轮回,应该清楚这件事。而今道兄何以补偿我?”
这时,那团紫气微微晃动,只见紫气中,一个褴褛巨人走来,过了片刻,便见紫气沸腾,悉数化作一尊高大的褴褛巨人形态,出现在苏云面前,声音震动,道:“我与帝混沌有血海深仇,他死与不死,与我何干?我巴不得他送命。你用救他性命来求我,可以说问道于盲。”
苏云躬身,笑道:“那么道兄为何而来?”
那褴褛巨人道:“我曾借用你的肉身,这便是缘由。你帮过我,我自然也会回报你。”
莹莹从苏云灵界中滑出,一屁股坐在苏云的肩膀上,仰头打量这尊褴褛巨人,好奇道:“你是何人?为何在第八仙界开辟混沌?”
那巨人道:“我乃是轮回圣王,战败被擒,不得不与帝混沌做工。他许诺我,在他的秘境中开辟八个宇宙,便给我自由。而今,第八个我已经快开好了,离兑现承诺也不远了。”
莹莹噗嗤笑道:“帝混沌已死,你无需兑现承诺,径自离开便是。”
那巨人摇头道:“我不是对他兑现承诺,而是对我兑现承诺。”
莹莹又问道:“你既然如此神通广大,为何穿的这么破?”
“我身乃道,是轮回大道凝聚而成,因此是圣王。我身上的衣裳也是道衣,乃道所化。”
那巨人道:“我被帝混沌所擒,遨游混沌海时,自身大道被混沌侵袭腐蚀,缺失了一部分,因为不好缺失肢体,只好缺失衣裳。”
缺德皇帝,妃常萌
莹莹道:“你给帝混沌打工,可曾开你工钱……”
“咄!”
那巨人呵斥一声,向苏云道:“再不让这丫头闭嘴,你们便在这里等几千万年再回去罢!”
苏云唯唯诺诺,回头让莹莹闭嘴,问道:“轮回道兄,我曾看到道兄炼钟,端的是神通广大。为何道兄炼钟之后,还炼一座紫府。”
“钟是给帝混沌炼的。”
那巨人道:“紫府是我仿的七公子的,好歹有个落脚的地方。”
韓娛之亞特領域
莹莹噗嗤笑道:“原来没有一件是你的东西。你辛苦这么多年……”
那巨人面色一沉,噗地一声化作紫气,就此散去。
苏云大怒,把小书仙连同金棺一起吊在紫府的天门上,小书仙哭得眼泪鼻涕哪儿都是,叫道:“我不敢了!”
明堂中,苏云求爷爷告奶奶,总算紫气涌动,那巨人再度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