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在幻影界,各个地方基本都被密密麻麻的概率之线,被那些蛛网一般的丝线覆盖。
概率途径的力量,对于概率之线的触动就更不用说了。
而触动概率之线…..
猎物触动蛛网有什么后果,亚戈是能想到的。
“第三种方法,去找其他的镜世界,甚至是前往无垠深空。”
贪钱女的霸道男友
阿蒂莱说了一个亚戈有些好奇的事情。
“其他的镜世界?无垠深空?”
“是的。”
阿蒂莱看了一眼天空:
“镜世界并不只有一个,只不过,里面大都隐藏着一些可怖的事物,就像物质界一样,也并不一定安全。”
哦…..
不对,等一下,隐藏着可怕的….
亚戈疑惑地看着阿蒂莱。
他那带着疑惑的视线,让阿蒂莱直接笑出声来:
“你的记性还真是差劲啊,我不是说过了吗?物质界也是一个镜世界啊…..”
“哦,对了,物质界还有一个称呼,叫做…..”
美人有毒 何兮
“秽壤。”
“秽壤?”
亚戈重复呢喃了一句,重复着这个让他感觉有些莫名熟悉的词语。
“是的,秽壤。”
肯定了他那并不坚定的追问后,阿蒂莱眼神莫名地盯着他:
“不过,现在,这片秽壤的主人,也快要回来了。”
“秽壤的主人?”亚戈微微皱眉。
物质界被叫做秽壤?秽壤有主人吗?
但亚戈的追问,并没有得到回应。
而这个时候,阿蒂莱忽然扭头,仿佛察觉发现了什么东西一般,陡然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虽然我们看上去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交谈,但实质上并不是。”
“你从那只毒蜘蛛的蛛网里逃了出来,你已经“自由”了,但是,你手里的戏命师之牌已经不再是被人忌惮的陷阱了。”
阿蒂莱的话语,让亚戈瞬间警惕起来。
也几乎是与此同时,他看到了一条又一条概率之线密集地向着他所在的位置飞射而来。
“我想,你应该有办法保护自己,对吧?”
听到她的话,亚戈并没有回应。
“看来你并不确定,的确。”
“那群东西只要你还在物质界附近,就能够很快地找到你。”
以带着莫名笑意的语气,阿蒂莱拍了拍身下的巨狼:
“好吧,你有半分钟的时间。”
说完,她转过身,与那头巨狼一同看向了刚才她忽然张望的方向。
看到这一幕,亚戈没有半点犹疑,乌鸦姿态的身躯中,一条条由无数奇异符号文字虚影组成的纹路中涌出力量,银黑色的身躯瞬间化为一道晦暗的黑影,从原地消失。
在亚戈消失不见的刹那,阿蒂莱扭头看了一眼他消失的位置:
“戏命师之牌果然好用啊,比起那破烂号角来说。”
“只能灭世有个屁用。”
说着,她看了一眼自己座下的巨狼:
“你说对吧?”
巨狼并没有回应。它显得有些呆滞的眼眸漠然地盯着远方的某个事物。
而“阿蒂莱”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淡淡地抬起了头。
差不多十秒钟左右,她的视野中,出现了一群又一群的怪物。
戮天
一群有着蠕动滑腻血肉组成的诡异触须、仿佛植物根须膨大化一般,但是,这些植物根须般的怪物上,又存在着些许断节的痕迹。
醒後我成了女同桌爸爸 貓溺
阿蒂莱并没有关注这些细节,她的眼中,漩涡一般的火光微微盘绕起来:
校園愛情錄 陳瑞
尸魂落魄
靈魂拼湊
“你们想要什么样的灾难?”
……
“戏命师之牌!”
对于自己的意识所寄宿,所融合的冥想牌有了更进一步了解的亚戈,在第一次使用冥想牌后,就已经逐渐了解到了那张被称为“戏命师之牌”的冥想牌的的力量。
戏命师之牌的力量并不是明确的。
更准确地说,戏命师之牌的力量,只有一种。
但是,这“一种”,并不是什么简单就能够表述出来的东西。
終點之日 1144
它本身并不明确。
而是需要赋予它具体的意义,具体的倾向后,它才会表现出力量。
更准确地说,它的力量是一种…..“原型”?
或许用生物学的例子来说更形象一些——
一个“万能”细胞、一个未表达、未分化的细胞。
它从理论上说,能够表达出概率途径的任何一个序列的能力。
无论是“赌徒”、“赌博师”,还是“戏法师”、“怪盗”,亦或者“提线木偶”、“稻草人”。
一个“万能”的东西。
但是,它也有一些限制。
比如,需要强大的精神意志。
比如,需要“蓝血”。
比如,需要“污染”。
一切的一切,都让亚戈不禁联想到“巫师”的扭曲。
那种在他理解中相当唯心主义的事物。
巫师们能够扭曲周围的环境,周围的事物,改变它们。
而这个“戏命师之牌”,就是类似这样的东西。
但是,最重大的一个问题是。
这些操作,都是即时的,基本上都是一次性的构造。
有点类似亚戈构造悖论迷锁的行动。
不过,现在,此时此刻,戏命师之牌中,似乎固化了几个·这样的“构造”。
就像是……
神秘?
不,比“神秘”还要更复杂一些,更繁琐一些。
只有少数地方,显得简洁一些,更像他说见过的几个神秘的纹路——
尽管他也看不完全。
雏形?
不知怎的,亚戈的脑海冒出了这样的词语。
亚戈很快把这种感受从自己的意识里驱逐出去。
但是,在刚才,在他意识到冥想牌和物质界的存在的序列相似的这一刻,他心里涌现出了许多猜想,却也怎么都删不去。
只是,他已经没有再思考这些的机会。
一阵阵诡异的音声,出现在了他的耳畔。
…….
物质界,巴萨托纳帝国。
一栋巨大的建筑内部,一座平时基本没有人靠近的诡异建筑的内部,忽地响起了一阵骚动。
成百上千?成千上万?
一条又一条,宛如植物根须又仿佛某种生物的肢体一般的触须从地面下涌出。
一个又一个房间被碾碎。
一只又一只的、血色的、宛如巨树又仿佛某种活着的动物的怪物,随着触须一同出现,一同向着天空蔓延。
地面上,无数血肉般的“丝线”,也在快速延伸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