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一鍵回收
秦渊本来想走最安全的楼顶,但是这个孩子只是个普通人,没办法顺利过去,看来只能从外面强行突破了。
秦渊趴在窗户上对着外面看去,巡逻的人平均十分钟过一趟,现在要先解决外面的两个重火力点。
鳳凰奏鳴曲 火舞姬
秦渊让大家先在房间内,自己一个人出去把重火力点解决了,人多反而耽误事,李二牛小声问:“秦队,你要咋出去?”
秦渊直接打开门就那样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刚出去左边的机枪点上的男人转过头看了眼秦渊,刚想开口,秦渊一个飞刀直接插中男人的胸口。
翻身跳到后面的机枪点,直接把人割喉,秦渊用男人的衣服擦试着刀上的血迹,巡逻的人走了过来,秦渊抬起机枪哒哒哒的,那一小队瞬间被打倒。
秦渊让李二牛他们带着那个孩子赶紧出来,这边的动静一下不少武装组织人员从建筑学院里冲出来,大家用手雷做掩护,快速向外面跑去。
王艳兵已经开来车在外围等着大家,身后无数子弹飞过,秦渊在后面用冲锋枪掩护,让大家快点撤退到车上,那个孩子也是害怕突然抱着头蹲下,李二牛只能拖着他,一颗子弹打中李二牛的手臂,旁边的何晨光过来直接把那个孩子扛起来跑向车边。
秦渊跑过去看着他流血的手臂,直接把李二牛推上车“撤退!”
大家上了车卫生员先给李二牛包扎止血,何晨光揪着那个孩子的领口“你个臭小子,刚才突然蹲下干什么!”
“算了,我们安全回来就好了,没啥,就是被蚊子咬了口。”卫生员白了他一眼手,用剪刀把衣服剪开,子弹还在里面,这个情况只能先回去再取子弹。
回去后外交官,焦急的在大厅里转来转去,看到秦渊他们的车回来,只有李二牛受了点伤那个孩子也回来了,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秦队长,你们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真的很厉害,你放心,这次回去以后我会向最高长官反映给你们嘉奖!这次你们可真是帮了我们大忙了!”
外交官带着那个孩子进去,秦渊先带着大家下去给李二牛处理伤口,李二牛还惦记着秦渊说的烤鱼“秦队,我觉得我没问题的,回去还是能和你们去雪山的!”
卫生员刚打开绷带,血就流了出来,加快手上的速度“嘿,你这头牛,现在都还想着吃,放心吧,不会丢下你小子,背都要背你上去。”
因为秦渊他们这次的解救行动,地位一下得到提升,中午那个领导人还专门召见了他们,石油马上就可以开采,后面再安排炎国的人过来拉石油就可以了,还谈好了天然气的资源,外交官心情不错,脸上非常有光,这边谈好以后,大家也就开始回国。
回去的路上秦渊还是没有放松警惕,这种宽阔的道路倒是不怕,主要是前面要经过一条废弃的火车道旁边都是杨树林,这个地方很容易有潜伏。
秦渊让外交官他们先停下,自己先上前查看,刚下车秦渊抬起枪直接朝着旁边的树林打去,果然有伏击,那群武装组织人员直接丢了冲外交官他们的车丢了手雷,秦渊抬起枪,三颗手雷在空中打爆,司机反应迅速,快速向后退去,还有一颗手雷在车前面爆炸。
一时间枪林弹雨,不过没几分钟这群武装份子都被秦渊他们干掉,大家快速离开,看来是昨天晚上的那伙武装分子前来报复,开过了危险区,上了飞机以后,秦渊也松了一口气。
外交官特意过来感谢“秦队长,这次我一定会向上方禀报,对你们做出嘉奖,我们炎国有你们这一群能人的保护,真的很欣慰!”
大家回去以后,高世巍那边亲自来接机,在军区全区通报他们的战绩,还给他们开了一个庆功会,外交官那边专门发了锦旗和嘉奖令来军区。
高世巍也放过了秦渊他们没有再进行强制训练,最近接任务,加上强制训练,秦渊也打算带着他们一起去雪山放松放松,因为军区这边的气候条件比较炎热,正好可以去雪山那边降降暑。
高世巍一脸疑惑的问:“你们几个臭小子,搞什么花样,怎么最这次回来就这么积极了,还主动去训练?”
秦渊一本正经的说:“这次的外交之旅让我感触颇深,所以我们一定要加紧训练,训练好自己强大了,才能更好的保护我们的人民和财产!才能更好地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每一次任务!”
“秦渊,你有这样的觉悟,我真的非常欣慰,雪山那边气候严寒,最近区里新来了一批装备,你们队就先用上吧,好好训练,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秦渊出来后松了口气,说的自己都快感动哭了,如果被老高知道他们这次去雪山的目地,估计就不是负重20公里,这么简单了,不过嘛,自己倒是不怕。
秦渊带着王艳兵他们高高兴兴的去领装备,那边登记的士兵酸酸的说:“请对我说你们红细胞小组待遇也太好了吧,这可是新来的装备,虽然看老高之前拼命的训练你们,但是这待遇还真的是不一样!”
“没办法,我们训练也是为了任务嘛,好的装备才能更好的完成任务!”
秦渊他们穿着特制雪地靴踩在雪地上,吱呀吱呀的,,这边雪山气温很低,零下十几度,前面有一条宽大的河流,河面厚厚的,结了一层冰。
秦渊让其他人先在河边搭好帐篷,自己和何晨光两个人在冰面凿了一个大洞,因为和面结冰水下的氧气很低,这边开了一个口,水下的鱼都会游过来,也比较好钓鱼。
这次的装备确实不错,御寒能力非常强,不一会秦渊他们钓好鱼,在旁边烧烤,这个冬天的鱼肥美鲜香,不过还是要训练的,在这种寒冷的气候下,对人的耐力,体力都是一种消耗,秦渊也想让队员们再一方面的提高。
公子公子 十七萌主
大家吃完烧烤休息了一会儿,开始进行了攀登训练,这边的雪山光秃秃的,一年四季都是严寒气候,动植物很少能生长,所以也没有人会来这边,只是有一些攀登爱好者。
全球之英雄聯 魔道弟
秦渊他们一路上都没遇到人,李二牛因为手部受伤,所以留守在营地,等秦渊他们回来,李二牛反映了一个情况。
刚才秦渊他们走后就来了一个钓鱼的老人,他家就住在雪山脚下,看到你二流的军装,好心提醒他们,让他们晚上多注意,说是这片雪山之前有很多攀登爱好者都来登山,可是后面有一伙登山者来了以后晚上露营就出事了。
那几个人说遇到了雪怪,说的有模有样的,说那个雪怪有两米高,而且还有好几个,晚上他们露营搭的帐篷,那几个雪怪就在帐篷边拍打帐篷,还发出一些奇怪的吼叫。
那几个登山者吓的在帐篷里面躲了一夜,第二天除了帐篷才发现帐篷周围都是一些巨大的脚印,吓得马上下山之后还报警,有关人员上来调查的时候,这些脚印却莫名奇怪的消失了,结果越传越玄乎,说是这些雪怪有法力,所以渐渐的就没有人再来雪山了。
那个老人也只是趁着白天来钓几条鱼,李二牛笑呵呵的说:“我直接和那个老头说,如果遇到雪怪,我就给它一梭子,然后拿来烤了吃。”
秦渊几人也没在意,毕竟这种雪怪妖怪的传说每座山都会有,估计是熊或者其他什么动物,在帐篷的倒影下,他们就觉得很大,不过也说明这个雪山里面有野生动物存在,大家还是要小心。
第一天晚上都没有什么情况,情愿他们这次到了更远的山腹地带进行训练,却发现了许多人类活动的足迹,有很多食品垃圾,烟头。
秦渊他们这次的雪地装备,隐蔽性非常好,穿上斗篷也后趴在雪地里,基本能和雪地融为一体,秦渊敏锐的听到后面传来脚步声,决定先隐蔽起来,毕竟加上那个雪怪传说,这里又有其他人活动,生活的踪迹,那就有点奇怪了。
四五个男人慢慢的走了上来,其中一个大胡子说:“老刘,我刚才看到洋河那里可是有一顶军用帐篷,难道是军方的人发现了?”
“应该不会,应该只是只是碰巧,我看那边还有一些钓鱼的用具,可能是军迷爱好者来钓鱼吃烧烤,毕竟什么军人会来这里烤烧烤呢?”躲在石头后面的秦渊几人听了暗暗发笑。
“现在先去验一下这批货,到底是真的军人还是假的,等我们晚上去看看呗!”
几个人抽着烟从秦渊他们旁边路过,有一个烟头还丢在了何晨光的头顶,何晨光已经想骂娘了,这群没素质的家伙。
看来之前的雪怪就是这伙人搞的鬼,而且还提到验货,还担心有军人,那这里面肯定有大问题,这座雪山的建筑物太少,不利于跟踪,所以等这几个男人走远,秦渊他们才悄悄起身,顺着脚印跟了上去。
脚印顺着一个山洞,慢慢消失了,现在贸然进去的话,肯定会打草惊蛇,毕竟什么情况都不清楚,既然决定埋伏在洞口等待,这期间又下了点小雪,秦渊他们来的脚印都被覆盖了。
天慢慢黑了,这伙人还没出来,情愿他们趴在这里,有了几个小时,还不能动气候又这么严寒,幸亏身上的防寒装备比较好,不过这也是特种兵必须进行的项目,尤其是像狙击手,有时候趴在山间草地一趴就是六七个小时都不能动。
不过这次是在雪山,气温非常低,大家都是第一次经历,正好也是一次训练,秦渊给山下留守的李二牛发了一个信息。
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秦渊看了下,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大家带上夜视仪,这伙人慢慢的走了出来,身上却披着一些大型玩偶服。
难怪之前那群登山者看到雪怪,正常人在那种夜色下根本看不清楚,加上这种玩偶服显得人尤其高大,看来这伙人是故意扮成雪怪,以防止有人来山上破坏他们的计划。
但那些人消失在夜色中,秦渊几人才慢慢起身,几个小时没有活动大家四肢都有些僵硬,活动了一下,慢慢走进山洞,秦渊听力敏觉,听了一下,里面没有任何动静,看来这伙人是全全出动了。
这条山洞很长,走了一会,里面出现一些枯枝,还有石头做成的障碍,正常人看到这个可能会觉得已经是条死路,看来这群人还懂得点伪装,既然这样,那更说明有问题,有谁会在雪山深处,这样隐蔽行为异常。
大家搬开石头,因为山洞内空气不流通,所以味道不容易散去,石头刚刚搬开,秦渊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这伙人一定正在制作毒品,之前参加过各项任务,他们对这种味道特别熟悉。
果然打开电筒进去发现有不少毒品的原料随意堆放在角落,还有许多瓶瓶罐罐的玻璃试剂,还有不少已经制成成品的堆放在桌子上,一摞一摞的包装好,看来这是准备交易了。
另外一边山下的李二牛收到秦渊的信息,也比较配合的把渔具放在冰洞口,然后拉好帐篷在里面静静等待这几个人的到来。
一阵砰砰砰的脚步声,在帐篷周围响起,这伙人为了制造动静,直接蹦起老高,借着月色在帐篷里面看,确实是像怪物一样,有耳朵有利爪,李二牛知道是人扮演的,之后看到这伙人的行为,就像看小丑一样,咬着被窝不让自己笑出声。
娶夫納侍
那伙人开始学着动物一样吼叫,你二流装作害怕的样子,在帐篷里大喊大叫,过了一会儿,那群人建目的达到便离开了。
冷情總裁的前妻
“哈哈哈,筒子,我就说肯定不是军人,看那胆小的样,还不如之前的那群登山的,估计等会吓得连夜逃跑吧!”
“这样也好,让他把消息赶紧散播出去,就没有人敢上雪山来,我们抓紧时间把这批货制作好,最近我总觉得不安,还是赶紧换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