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月至尊
小說推薦弦月至尊
“走吧,我们去吴回的房间看看,兴许能找到什么线索,或者能留下什么当作纪念也是好的。”
李弦月记得上一次失去一个伙伴们是在大约三年前失去蔡文了,那个时候伙伴们对韩嘉三人还不是很熟,对吴回也不是那么信任。
李弦月没有想到的是,如今差不多三年过去了,伙伴们终于对韩嘉等三人知根知底,可以放心信任了,而吴回却离伙伴们而去了。
现在伙伴们最重要的是好好休息迎战夜晚的采集冰心花大战,不过李弦月还是咬了咬牙准备把吴回选择赴死的原因搞清楚,他再也不想失去任何一个伙伴了。
李弦月想着吴回既然并不是想坑害伙伴们,还想死在伙伴们手里,那肯定是把伙伴们当做最重要的人之一的,他应该也不想伙伴们因为杀了他而愧疚一生。
因而李弦月猜想,吴回应该会在他的房间里留下他之所以选择赴死的原因,好让伙伴们对于他的死不再那么愧疚。
而且,吴回赴死也让李弦月又一次想起了蔡文,觉得吴回很有可能会像蔡文一样留下一些什么东西,好让自己死的不是那么无声无息。
以至于当他死了以后,伙伴们都搞不清楚他到底为何会选择主动死在伙伴们手里,于是就想带着伙伴们去吴回的房间看看。
“难怪吴回要求自己一个人一个小房间了,他就是在担心我们会发现他的异常之后会阻止他的选择呀,咋这么傻呢,我们都是你的伙伴啊!”
吴回的房间里,李弦月和伙伴们看着乱糟糟的房间,还有放在角落里的食物,明白到这一天多来吴回也在纠结之中,吃不好睡不好,甚至很有可能也没有休息。
很纯很卖萌:钻石富豪来相亲
李弦月明白吴回这是的确遇到了难以解决的大事了,心里忧心忡忡,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估计心里早已慌了神。
但吴回又不想让伙伴们发现他的异常状态,这才特意要求自己一个人一个小房间,把麻烦都留给了自己,直到今天做出了赴死的抉择。
“大家仔细找找吧,看看吴回是否有给我们留下什么东西。”
李弦月有些难过的说道,吴回的房间里乱糟糟的,一眼扫过去,还真发现不了什么吴回特意留下的东西。
降魔战士
而且,李弦月也觉得,吴回为了避免去他的房间找他以至于让伙伴们提前发现他的选择,肯定也会把留下的东西藏起来,于是就和伙伴们一起寻找起来。
“弦月师兄,我亲爱的伙伴们,对不起,我无法和你们一起再继续走下去了,真怀恋我们一起游历学习的日子啊。
“谢谢你们能把我当做伙伴当做兄弟,还分享给我宝贵的修炼经验和机缘,让我有幸看到了美好的未来,哪怕去死,我也永远无法忘怀。”
“弦月师兄你们知道的,我本是隐藏在人族境内的化灵族,用来监视弦月之子的,被兽族灭了家族之后才逃难找到了伙伴们。”
“大陆万灵都说人族不易,被兽族和冰雪灵族两大主族年年针对,再大的族群也会被慢慢拖垮掉,以至于到了如今越来越弱的程度。”
“但殊不知人族还有着美好的未来,总有一天会再次走向复兴,到了那个时候,莫说是兽族和冰雪灵族,恐怕就是十大主族全出也无法再挡住人族的脚步。”
“可作为化灵族却更是身不由已,如我这种普通的化灵族更是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连美好的未来都是不敢也不能期盼的。”
“当初,兽族灭了我的家族之后,其实知道我还活着,甚至可以说是故意让我活着的,但却并没有放过我,还有我那可怜而幼小的妹妹。”
重生之一代宠妃
“兽族用我的妹妹来威胁我,说让我来找弦月师兄你,与你同甘苦共患难,从而取得你的信任,侦知弦月师兄你到底是不是这一代弦月刀主。”
“兽族还说如果我听从了他们的安排,他们就立马彻底放我妹妹自由,任我妹妹去哪里他们都不会再去寻找。”
“而如果我不听从他们的安排,他们就会立马杀了我妹妹,还要把我炼成傀儡,依旧派到弦月师兄你的身边来。”
“我知道自由对我妹妹来说意味着可以脱离兽族的掌控,像我们这种化灵族,得到自由才可以安生的活着,这也是我们最期盼的。”
“而我也不希望搭上我和我妹妹的命,最后我还要被炼成傀儡,依然做着兽族安排好的事,却比死还难受,因而只好无奈的答应了兽族的要求。”
“可我加入伙伴们之后才发现我的选择错了,而且大错特错,根本就是错的离谱,简直是我平生所做出的最蠢的决定。”
“加入了伙伴们之后,我才体会到了有伙伴们关心的温暖,也才体会到了作为一个生灵的尊严,真正安生的日子到底是什么样。”
“而且,像我这种普通的化灵族就是为兽族卖命的,兽族根本不会对我们有任何体恤,甚至根本就不会多看我们一眼,以后能突破到河境灵王级就顶天了。”
“但加入伙伴们之后,我竟然在伙伴们的帮助下走上了武之极路,甚至到现在连破了战圣云苍贯通小经脉的记录也是相隔不远,大有可能了。”
“这几乎等同于未来我可以突破到灵湖境灵尊级,成为大陆强者之一了,而这都是拜伙伴们所赐啊,没有伙伴们,靠我一个人根本走不到这一步。”
“正当我沉溺在与伙伴们一同进步、争取再往前前进一步的时候,前几天我们来北方冰原之前,兽族却找到了我,要求我向他们时刻提供伙伴们的行踪。”
“可伙伴们才是那个把我当做一个生灵来照顾来爱护的人,还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而兽族却是我的灭族仇人,我又怎么能让兽族有机会伤害伙伴们呢!”
“但我又担心,如果我明着违抗兽族的命令,他们会找到我妹妹,再度以我妹妹要挟于我,从而逼我就范,最后我还是要做下伤害伙伴们的事。”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也是不能伤害伙伴们的啊,同时我又不能让兽族有伤害到我妹妹的机会,因而左右为难。”
“思来想去,兴许就只剩下我主动去死一条路了,还请伙伴们放出消息说伙伴们发现了我的异常,然后先一步下手把我灭掉了。”
“如此一来,我也做了兽族安排的事,只不过做失败了而已,我死了兽族也没有机会用我妹妹要挟于我伤害伙伴们了,而再找出我妹妹来也无用了。”
“同时,我妹妹听到了我身死的消息也会得到警示,知道兽族可能会对她下手,赶紧消失的无影无踪,兽族想找到她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是我能想出的既不让兽族伤害到伙伴们,也不让兽族再轻易对我妹妹下手的唯一的两全其美的办法了。”
“我已经提前和我妹妹说好了,如果我有一天身死,那就一定是兽族害的,跟伙伴们无关,而我妹妹就会随之来投奔伙伴们。”
“我知道自己是化灵族,还怀着不好的意图加入伙伴们,我根本没有权利请求能得到伙伴们的原谅。”
“但我的妹妹是我的家族唯一幸存的生灵了,还请伙伴们看在我并没有伤害到伙伴们的份上,能像照顾我一样照顾我的妹妹,完成我的心愿。”
“最后,对不起弦月师兄,我还是透露了你的真实身份,但其实离朴和温良院长两位前辈都已经知道了,还请弦月师兄原谅我的过错。”
果然,伙伴们在吴回平日休息的一个不易察觉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块兽皮,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正是吴回的临终留信。
奪子 隨侯珠
李弦月和伙伴们读着兽皮上的话,这才知道了吴回加入伙伴们的真实意图,以及他心里的危难,还有选择死在伙伴们手里的根本原因。
血瞳公主的紫色之约
“吴回,伙伴们和你的妹妹都获得了安好,可你却为此付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啊,我们有什么权利来原谅你呢!我们对你只有由衷的敬佩。”
我是仙界大明星 追日的汉子
“吴回你就放心吧,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的,我会按照你的计划来,让兽族以为你已经做到了自己所能做的,好让兽族没有理由对你的妹妹下手。”
“而且,如果你的妹妹真的来找到了伙伴们,我也会第一时间请她加入伙伴们,平日里把她保护在中间,绝对不让她有受到伤害的机会。”
李弦月抽了抽鼻子,有些想哭的说道,一半是为吴回的悲惨遭遇感到难过,另一半则是被吴回付出生命也要保护好伙伴们和他的妹妹的行为所感动的。
李弦月已经很久没有再发下过重誓了,但这一次虽然只是对吴回说,李弦月的心里却如同已经发下了重誓一般,时刻警示着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吴回的妹妹。
“果然,洛裳少爷是人族,而且还是八大弦月之子其中的李弦月么,看李弦月如今的状态,是这一代的弦月刀主无疑了!”
黎辛和温良院长也看着吴回留下的信,这才终于彻底确信李弦月这个某一主族的灵皇之子根本就是人族,而且还是这一代的弦月刀主。
他们这个时候才猛然意识到,如果李弦月是来自十大主族之一,那肯定就是来自固定的主族,而不是假说来自某一主族了。
人族在雪漠大帝时代几乎打遍大陆无对手,而且连着诞生两代灵海境灵皇级大能,的确可以称之为主族了,而李弦月这个某一主族本来就是指人族!
弦月刀主的地位也与灵海境灵皇级大能钟爱的皇子是同等地位,因而李弦月说自己是某一主族灵皇钟爱的皇子也是没错的,挑不出来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