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可领!
顾佐正在山顶接待到访的元宝童子,用一万灵石换了一壶他弄来的玉液琼浆,并且再次询问有没有办法弄到蟠桃,忽见空中飞来一个女修,正在向自己叫阵。
那女修已经进入他的灵域探查范围之内,显示修为大致在炼虚后期。
一个炼虚后期,虽然也算不俗,但怎么就敢明目张胆跑过来叫阵?是谁给她的勇气?顾佐也有点被整懵了,凝目向她身后望去,却没发现有人跟在后面。
元宝童子也很好奇:“这是谁?”
顾佐摇头:“我也不知,或许是峨眉天的修士吧。”
元宝童子也在向四下张望:“怀仙须防对方后手。”
顾佐道:“仙童安坐稍待,我去看看。”
元宝童子点头:“去吧,我在此处也帮你看着些。”
顾佐沿着瑶山北麓兜了个圈子,小心翼翼的潜伏行踪,搜索对方设下的陷阱。
贫民律师
这边军营中,洛君已经飞了上来,兴奋道:“来将通名!”
那女修一脸寒霜:“我是毕真真,来自峨眉,快些把我两个侄儿交出来,否则踏平你这西川原军营!”
洛君望着对方,舔了舔嘴唇,道:“小娘皮火气那么大的么?来来来,先过我这一关,打赢了我再寻顾太师。”
毕真真见了洛君这副惫懒又不正经的样子,只觉厌恶无比,冷冷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先拿你开刀!”
言罢,右掌飞出一柄飞剑,左手放出一杆短叉,左右夹击,直取洛君。那飞剑带着狂风,短叉燃着火焰,已入了高阶法器的上乘,攻势犀利。
洛君身形一晃,天庭配发的法宝级重甲立时裹住全身,将毕真真的两件法器挡在身外,无尺寸之功。
洛君右手再挥,天遁剑出手,倏然出现在毕真真身旁,毕真真百忙中向旁一闪,险险避过,却被斩下几缕秀发,随风飘落。
毕真真惊怒道:“好贼子,仗着甲胄厉害欺负于人,有本事去了甲胄,你我好生斗个明白!”
洛君笑眯眯道:“就仗着宝甲欺负你,你待怎样?来来来,真真小娘子别逃,我帐中有好酒一壶,随我回去秉烛夜谈。”
穿越鴻蒙來到異界
毕真真将飞剑和短叉招回,竭力抵挡神出鬼没的天遁剑,口中兀自骂道:“女魔头,心肠歹毒,今日必不与你干休!”
她使了个诈,转身欲逃,将后背露出个好大的破绽,洛君正想活擒她,果然伸手去抓,冷不防寒光闪处,被一根金梭打来。
这金梭来势极快,转眼便至洛君咽喉处,梭头上转着七片刀刃,散发着凌厉的寒芒刀气,丝毫没有缓手的余地,这是要直接将她斩杀当场。
百忙之中,洛君急速偏头,那飞梭斩在宝甲上,被阻了一阻,将这件宝甲的领口划破,继续深入。
得了这么一阻,洛君终于偏过头去,那金梭从旁划出,在她颈间开了道口子,鲜血顿时染红了战袍。
这金梭竟是件连宝甲都能破开的高档法宝!
洛君何尝吃过这么大的亏,几乎被毕真真当场杀了,惊怒交加,也没心思调笑玩闹了,三阳绝仙抓出手,带着三昧丙火真诀直取毕真真。
毕真真浑身法力灌注在这偷袭的一招上,极少有失手的时候,这次没能杀了洛君,招法已然使老,面对反击,自家无力闪避,被绝仙抓勾住肩膀,顿时花容失色。
洛君恨她出手毒辣,向后一招,毕真真的左肩当场被卸了下来,一条胳膊齐肩掉落,血雾满天。
毕真真惨呼一声,痛晕了过去,被绝仙抓拉了回去,洛君本待一剑洞穿,却被赶上来的顾佑拦住:“留个活口。”
洛君瞪眼:“她想杀我,你还保她?”
顾佑道:“不是保她,杀之前是不是先审审?这么死了岂非可惜?”
洛君长出一口浊气,胸前起伏不定,压了半天怒火,终于压住:“我来审!”
顾佑伸手将失了控制后如没头苍蝇般飞来飞去的金梭抓住,交给洛君:“这梭不错,洛队长拿着玩。”
洛君接过来,只见梭身上篆着行小字——“九天十地辟魔梭”,哼了一声收好,瞄了眼下方草丛里的那条断臂,天遁剑斩下去,将其剁碎,不给对方将来疗伤愈合之机,这才提着毕真真落入军营,钻进地牢去了。
替身新娘:總裁大人太深情
仙路永无涯 辉江
这边斗法的战况顾佐也看得清楚,这个叫毕真真的女修出手太绝,被洛君卸掉一条胳膊,纯属自找,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应该的,只是都打到这份上了,峨眉天的埋伏还不发动吗?
在外围搜了一圈什么都没发现,疑惑之下又将搜索圈扩大了五里,依旧什么都没发现。
回到山顶向元宝童子一说,元宝童子也奇道:“这是什么道理?”
思索片刻,不得要领,元宝童子道:“来时特意帮你打听过,这个峨眉天还是要小心些才好,跟青城天向来视作一体,天上也是有人的,两个祖师白眉真人和极乐童子都在桃源洞侍奉广成子,一向以正道自居,嘿嘿,厉害得紧。”
原来是三十六天金仙大能的势力,难怪如此跋扈,不过顾佐也不怕,他是奉天庭调令出征,毕真真、易鼎和易震都是自家凑上来的,随便一条擅闯军营的大罪发落下来,斩首都说得过去。
何况天上地下关系大多错综复杂,谁都能找到靠山,谁都能扯上关系,找来找去,就相互抵消了,没啥用。关键还得看后台是不是愿意力挺你,顾佐觉得,八仙帮自己出头的意愿应该远远大于广成子出头的意愿。
去年 壹笑醉紅顏
至于白眉真人和极乐童子,还是那句话,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目前来看,八仙还是很高的。
他暂时没考虑找元宝童子帮忙,元宝童子却主动挑明:“怀仙别担心,广成子若敢出头,我就去求我家老师,老师想必不会坐视不理的,桃源洞嘛,和我家罗浮洞是世仇!”
同裏
顾佐深施一礼:“那到时候就仰仗仙童了。”
元宝童子走后,顾佐找了个时间问顾佑:“那个什么毕真真,你们审得如何了?”
顾佑冒汗道:“洛队长审了两个时辰了。”
“问出什么了?”
重生之錦繡良緣
顾佑无奈道:“洛队长还没开始问她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