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界修
小說推薦兩界修
病房内的气氛已经达到了一个万分诡异的程度,不光是刘大江,就是现场的警察都目瞪口呆。这可不是演电影,一个大活人在中了枪的情况下,竟然突然站了起来,然后以异乎常人的速度迅速逃离现场。况且门口还站着好几个人呢!他是怎么做到的。虽然刘大江不是专业人士,可是现场的哪一个不是经历了好多枪案之后才走到董民手下的,不过即使如此,这种情况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超级鬼魂收容所 今朝
让所有人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董民的枪口硝烟还未散尽,丁长山突然逃走的这个过程当中,他除了一丝意外之外,更多的是惊喜与满足。
当然也是董民在第一时间发出了警报:
“还愣着做什么!没看到有人跑了吗!赶紧布控抓捕啊!”
丁长山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跑掉,可是刘大江就不行了,这个倒霉的家伙就在丁长山闪人后不到三秒钟便被按在了地上。
在一切都安静下来之后,董民来到了监控室,在刘大江被控制,其他的人去追捕那个逃跑的犯人之后,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那就是拿走病房内的所有监控。不过就在他将要取走监控视频硬盘的时候不经意再次看向显示器,然后整个人就呆住了。
癡念不休:魅皇的錯愛妃 夢映漣漪
刚才刘进山逃走的那一瞬间现场没有几个人可以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是这里有监控的。在监控上,董民看到丁长山不知道用了是那么手法,人在原地彻底消失,根本就没有跑出去的过程,更类似于像是通过什么隐藏了自己。难道是他们当时看花眼了?还是真有传说当中的隐身符的存在,在惊讶之余,董民的心也开始激动起来。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拔出硬盘之后马上往病房内跑去。
“哎呦!我……我这是在哪里?”此时连通海哼了两声,人便迷迷糊糊的醒来,有气无力的说道,不过声音小的只能自己听到。
房间内一个人也没有,连通海努力睁开眼,看着这个陌生的环境。他可以很肯定,这里不是九仙山。除了眼睛能动之外,他感觉浑身其他部位一点知觉也没有。就连呼吸似乎也有点困难,于是他又闭上了眼睛,脑子里也开始回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巾幗紅顏 空空
他只能记得自己最初的那一段,剩下的自己就跟在梦里一样,并且是个很长很长的梦。他记得他在离开白龙潭的时候,出于好奇,再次上前看了看那个清澈的湖面。就在他要离开的时候,他看到水里似乎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这一发现让他吓了一跳。想要逃离开,但是那双眼睛似乎有着某种魔力,让他无法逃脱。渐渐的他就跟一个植物人一样钉在了湖边。
只是连通不知道的时,在他的双眼与水里那双眼睛之间,一股细细黑色的烟雾不断的传输着,直到后来,连通海的整双眼睛都变成纯黑色,一点眼白也没有了。而他本人则就跟睡着了一样,对外界的事情没了任何感觉。
连通海足足休息了有二十分钟才再次睁开眼,这次似乎有了一点力气,至少手指头能动了,脑袋也能稍微动一动。
“你们两个盯好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不准任何人靠近。我现在带着嫌疑人回局里。”董民在连通海醒来之前又检查了一番,他还特意用手在周围的空气里摸了摸,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他来到门外,对着两个便衣吩咐道。
“你们凭什么抓我啊?我告诉你们,我跟你们欧阳局长很熟悉的,赶紧放开我!”
極品風水收藏家 白馬神
异能少年王
在警车里,刘大江已经从丁长山消失的震惊中恢复过来,色厉内荏的喊道。
趙雲轉世之天妖變
自己就是陪着丁长山去看个病人,稀里糊涂的就被抓了。再加上丁长山完全不顾自己,竟然独自逃跑了,这让他很恼火。这么多年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个丁长山靠不住呢,怎么能自己跑了呢,再说他也没干什么,跑什么呢!跑就跑呗,还用那种神秘的方式。
让刘大江更加郁闷的是,旁边的警察压根就不搭理他。因为刘大江实在是体格有点太肥大,整个警车的后座也只能让一警察看着他,其实也不用看,他双手被开在车门上上方的把手上,这也是让他难受的地方。
“喂!我跟你说话呢!赶紧放开我,凭什么拷住我!”刘大江还是不肯罢休,粗大的嗓门震得旁边的警察耳朵直响。
“你喊什么?有什么事情到了局里再说!”这个警察实在受不来了,才喊了一句。
在 一条偏僻的巷子里,丁长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有好多年自己没有这样子了,刚才那种情况下,他是不会让警察控制自己的。当时他明显的感觉出来了,那位有醒过来的迹象,如果让那位知道自己是躺在医院里的话,估计当场就会发飙。而现场的这些人,别看拿着枪,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而自己肯定是第一个倒霉的。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还关系到自己的生命,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拿出一张隐身符,逃离了现场,当然那一枪是没有打中自己的。
“事情怎么会这个样子!”丁长山终于把气喘匀了,然后沮丧的说道。
他知道自己这一跑,可就是彻底的暴露了自己,也放弃了刘大江。当然对于刘大江他是没有多少感情的,这些年跟他也就是利益交换。对方给他提供一个稳定的修炼环境跟充足的物质条件,自己则帮他解决一些商业上的竞争对手,顺便看看墓园的风水。
丁长山知道自己是回不去了,好的是他还有几个藏身之地,目前自己脑袋里被人下的禁制也还没有触动,只要不被连通海抓住,自己就是安全的。他沿着这条巷子走入了一个高架桥的底下,这里是一条河,岸边零零散散的坐着几个钓鱼的人,他们并没有在意丁长山走过,有几个甚至眼睛都眯了起来,似乎他们根本就不是来钓鱼的,而是来纳凉的。
兄妹恋人
当丁长山即将走出一处阴暗潮湿的桥洞时,他看打了一个蜷缩在角落里的流浪汉,这名流浪汉身材很矮小,全身都包裹在一个破棉被中,只露出一个杂乱的头顶。
因为急着赶路,丁长山并没有在意这个人。突然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炸了一样剧烈的疼痛起来,并且这种疼痛越来越强,最后他整个人都抱着脑袋滚到了地上,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向那个流浪汉那边滚去。
“你……你终于来了!是不是想逃跑!”就在他靠近那名流浪汉身边的时候,已经快疼的没有知觉的丁长山耳边传来了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突然,丁长山想到了什么,立即停止了滚动,同时脑中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