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預報
小說推薦天啓預報
只需要一个恍惚,重新聚合的灵魂就重新回归了自己的躯壳。
但是在那之前,好像还有什么东西,挡在灵魂和身体之间……
一个来自过去的梦。
那个梦残存在赫利俄斯之上,依旧在缓慢的蒸发着,渐渐消散。而槐诗第一次作为外来者,闯入其中。
懸疑驚悚:人皮猜想 危子
可当巴德尔已经逝去之后,这又是谁的梦呢?
槐诗困惑的环顾着四周。
盘天录 罔星
就在荒芜的天地之间,阴暗的天穹和漆黑的大地,森林环绕之中,那个枯槁的骑士坐在瘦骨嶙峋的马背上,艰难跋涉在泥泞中。
疲惫的向每一个生灵发问,恳请。
却看不见幻影一样的槐诗。
因为他不属于这里。
只是旁观者而已。
然后,他便看到了,这个阴暗压抑的世界里,唯一一点鲜艳的颜色。
像是火一样。
在干涸的河川和群山之间,有一缕触目惊心的鲜红,漠然的环顾着这一切,彰显出无与伦比的存在感。
宛如她便是天和地的中心,这个世界中唯一有价值的存在。
“请您……为他哀悼吧……”
当骑士如此恳请的时候,得到的只有不屑的眼神。
在山岩之上,坐在那里的少女冷漠回眸,如此傲慢的俯瞰着他。
似曾相识的面孔,如此熟悉,却又看不见槐诗所熟悉的笑容,毫不温柔。
和他所认知的一切截然不同。
充满了野性与凌厉,令人不敢接近。
“凭什么?”
她嘲弄的发问:“就因为他是奥丁的儿子么?”
骑士没有说话,许久的沉默之后,再次沙哑的开口:“那么,请您从这一片土地上离去。”
月朦朧鳥朦朧 瓊瑤
山岩之上的少女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一个笑话。
“就凭你?”
死寂之中,骑士缓缓的抬起手,按在腰间的剑柄上。
用力的握紧了。
手背之上,青筋毕露。
可是在那一双冷酷的眼瞳俯瞰之下,不敢有所动作。
“不要拔剑,赫尔莫德,这是为你好,不要自取灭亡。”
她缓缓的收回视线,不屑一顾:“回去吧,告诉奥丁,不论他想要什么,在我这里都得不到。”
赫尔莫德的胡须颤抖着,再度卑微祈求:“只是……恳请您有所怜悯而已……”
“我为何要怜悯他?”
山岩上的少女反问,“为了让自己的儿子从天命之间的纷争中逃离,奥丁将地狱视为庇护所。
可是倘若他连和庇护所之间的契约他都不想遵守,那么他的儿子就无法解脱,甚至无法去往地狱里……只能永恒的作为亡魂,游荡在这个世间。”
就好像宣布命运一样,她冷酷的说:“这便是他自作聪明的代价。”
“难道你不也是一样么,帝夋!”
赫尔莫德难掩愤怒,嘶哑的咆哮:“终有一日,你也将招致同样的下——”
火焰骤然自漆黑的天地之间迸发。
可是却并不温暖。
反而十足暴虐的将一切染成了猩红的色彩。
那个苍老的骑士在忽然之间被点燃了,自内而外,眼眸和口鼻之中喷出了焚烧的烈火,打断了他的话语,令他发出嘶哑的惨叫。
直到山岩上的少女微微弹动手指,令那堪比烈日焚烧的折磨熄灭。
“这只是小惩薄戒,赫尔莫德,作为你直呼吾名的代价……”
她毫无兴趣的收回了视线:“滚吧!”
很快,瘦骨嶙峋的老马撑起了重创的骑士,缓缓的离去,消失在槐诗视线的尽头。
妻约婚色之赖上俏前妻
当他正处于迷惑之中的时候,却察觉到来自身旁的冷漠视线。
察觉到了这个不属于这里的外来者。
红裙的少女撑起下巴,鄙夷的瞥过来:“然后,凡人,你又是哪个?”
“呃……”
槐诗愣了一下,被那样的眼神看着,心中升起了一种怪异的荒谬和猜想,欲言又止,但又说不出话来。
可这一份错愕和迟滞,却被理解为了反抗。
瞬间,槐诗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提起来,悬在了半空。
丝毫无法反抗。
被那一只手粗暴的扯起,卡着脖子,只有一双燃烧的眼瞳凝视着他——明明火光那么明亮,可是却又如此的冰冷。
她说,“既然不说话的话,就永远不要说话了……”
槐诗奋力的挣扎,想要掰开她的手,可是却根本无法撼动那一只手掌上的力量,哪怕竭尽全力都无法撑开一点点缝隙。
只能用尽力气,从肺腑里挤出声音。
“彤姬……松手……”
他说,“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爷的女人谁敢动 颜海儿
那一瞬间,少女似是愕然,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终于,察觉到了这一场梦境的存在。
憶往昔崢嶸歲月稠
于是,一切都迅速的开始消散。
荒芜的大地,阴暗的天空,乃至眼前的所有,可只有窒息感依旧存留,令槐诗下意识的挣扎,扭动着身体,艰难的想要喘息。
终于,睁开了眼睛。
然后,才看到那个坐在自己胸前的身影。
那可真是……不折不扣的重担。
“嗯?你醒啦?”
彤姬好像没事儿的人一样,将手中的书合上,愉快的俯瞰着他:“有哪里不舒服吗?”
槐诗的脸色铁青,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我要……憋死了……”
“嗯?你说什么,我听不清诶。”
彤姬困惑的低下头,将头发挽起,凑过来,和梦中如出一辙的鲜红眼眸凝视着他,如此接近:“麻烦说清楚一点……”
“我说……”
槐诗艰难的深吸了一口气,“臭女人给我滚开!!!”
奋进了所有的力气,垂危的患者终于把那个坐在自己身上的家伙给掀开,然后趴在地上,剧烈的呛咳了起来。
ICU,ICU在哪里?
我需要抢救一下……
“哇,你对温柔的大姐姐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彤姬蹲下身来,幸灾乐祸的欣赏他狼狈的样子,伸手,戳着他的脸颊:“这就是代价,知道吗,槐诗,代价。”
槐诗瞪着她。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
从过去到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变化啊!
可是,却和过去,不同了……
槐诗直勾勾的看着她的脸,甚至连咳出来的口水都没顾得上擦。
凝视着她的脸颊。
和梦中截然不同的笑容。
梦里的那个人看起来那么孤独,可是却又如此傲慢,竟然让人感觉:是她主动舍弃了这个世界。
因为没有人能追在她的身边……
“怎么了?”彤姬蹲在他身旁,捧着自己的脸颊:“今天也是沉醉与姐姐我绝世美颜的一天么?
不要多看哦,万一爱上我多不好?”
槐诗翻了个白眼,不想理她了。
翻了个身,躺在地上,许久,终于喘过气来,才察觉到身上的痛苦已经消失了,整个身体恢复了健康的状态。
近乎不可思议。
就连灵魂的裂痕和创伤都消失不见了。
然后……圣痕和源质武装也不见了!
槐诗傻了。
“等等,我怎么回事儿!”他惊的从地上直起身来,摸索着周身,好像圣痕和钥匙一样,会被自己忘在那个犄角旮旯里一样。
“我的伤势呢?我的圣痕呢……等等,我胸口怎么这么痛……”
他扯开衣领,看着完好无缺的胸前,茫然:“为什么我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捅了一刀?”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王牌特工:傲嬌老公限時寵
“错觉,错觉而已。”
彤姬的眼神好像飘忽了起来,无辜的摆手:“出了一点小意外,我这不是在给你抢救么……”
“抢救?”
槐诗狐疑:“我怎么又又又要被抢救了?是不是你搞的鬼!”
“真讨厌啊你这个人,难道什么锅都能往大姐姐身上甩么?”彤姬悲伤的叹息:“年轻人一有什么问题,就会推卸责任,真是让人难过。”
“你够了啊!”
槐诗的表情抽搐:“究竟发生了什么?”
“简单来说,你的进阶仪式完成了一半吧……”彤姬微笑着解释:“前一半。”
“所以你把我圣痕和源质武装弄没了?”槐诗傻了。
“怎么能这么说呢,槐诗!”彤姬严肃的说,“它并没有离你而去,而是换了一种方式陪伴在你的身边……”
听起来倒是很有道理,但为什么口吻和骗我钱的时候一模一样!
但是,当槐诗仔细感应的时候,却发现,确实和彤姬所说的一样……大司命的圣痕和各种武器依旧存在,只不过……好像不在自己的身体里了?
他能够感觉,大司命的奇迹依旧存在于某处,自己可以随时通过灵魂,使用这一份属于自己的力量。
和过去没有任何区别。
你会落泪吗
可它们去哪儿了?
“这就是‘回光结晶’的力量呀,槐诗——”
彤姬解释道:“简单来说呢,聪明可爱的大姐姐我灵机一动,通过一个仪式,提前完成了你进阶的准备。”
“现在,大司命的圣痕和天命,被我通过回光结晶暂时分割了出去,为云中君的进阶腾出了空间。”
“分到哪儿去了?”槐诗不解。
红线千年 绯叶
“我想想,去的地方还挺多的。”
彤姬随意的抽出了怨憎之刃:“得益与你与现境所建立的诸多连接和因果,我将这些力量分散给了与你共有这一份奇迹的人身上——你不是能感受得到么?”
要说感受到了什么。
槐诗最先感受到的肯定是眼前一黑。
你又背着我搞了什么!